2020-8-24

[ 访谈 ] 后觉 / 韧性 / 内敛

会员访谈 - 白凤鹍
ShanghaiADC
-
时 间:20.08.24

 



 

会员访谈之白凤鹍
by ShanghaiADC 上海艺术指导俱乐部

 

白凤鹍

上海艺术指导俱乐部(Shanghai ADC)会员

中国出版协会书籍设计艺术工作委员会委员

平面设计师,书籍设计师

 

他的作品曾获得2019年NY ADC铜立方,英国D&AD 木铅笔,“中国最美的书 ”7项,“靳埭强设计奖2019全球华人设计比赛”专业组未来设计大师奖,2018台北设计奖,2018台湾金点奖,Reddot Award 2016 best of the best, 第八届全国书籍设计艺术展览银奖、优秀奖。受邀参展“改变阅读的设计——中国当代新锐书籍设计师作品展”“中国设计大展”“北京国际设计周-国际视觉赛事中国设计师优秀作品展”“CHINA TDC 2017 邀请展”等。入选 GDC15/13/11/09、亚太设计年鉴、台湾汉字设计双年展、台湾国际平面设计奖、澳门设计双年展、丹麦奥胡斯国际海报展等。

 

 

Q1: 凤鹍你好!请简单介绍一下你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经历。如果用三个词形容自己,你会选择哪三个词?

 

2009年,我从北京服装学院研究生毕业之后到人民美术出版社工作。2014年加入联想全球品牌部,负责品牌、活动、包装方面的工作。

三个词形容自己的话,是比较后觉、有韧性、内敛吧。

 

肖全和妲妲的世界

 

 

Q2: 你怎么会选择从出版社到联想工作?感觉这是一个挺大的改变。

 

两个方面的原因吧。一个是职业规划方面。在出版社时,主要负责《美术》教材的编辑和设计。教材这个独特的书籍种类有它自己的逻辑和模式,同时还要面对教育部门的各级审查。我知道教材对全民美育的重要性,坚持了5年,但是越来越感觉不太合适自己。另外一个是迫于现实生活的压力,所以想作出些改变。我很感谢这一段经历,感恩当时带我入门的师傅和前辈们。在校对部为期一年的实习,在编辑室组稿、写稿、编辑、设计等工作为我以后的职业生涯,不论是思维层面还是执行层面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就连现在给别人发短信,我都要检查好几遍,生怕出现错别字。

 

 

攸哉-宋词三百首

 

 

Q3: 你日常的工作内容是品牌设计,但我们熟知的更多是你的书籍设计。你如何来平衡和协调这两个设计类别?

 

品牌设计一直以来是我努力和坚持的一个方向。想象一下,能在消费者心中塑造一个美好的企业形象是一件多么酷的事情,即使能作出哪怕一点点改变都会让人激动。也许是因为之前出版社的经历和自己心中的文学梦,书籍设计是我的另一个热情或者说爱好所在。有的人在下班和周末休息时会去逛街、打游戏、健身等,我只不过是用来做书罢了。

两者其实是可以互通和互补的,理性的编辑思维是品牌设计需要的,国际化的视野和严谨的企业流程也为书籍设计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东坡乐府-雅集

 

 

Q4: 我们对《金圣叹选批唐诗六百首》这个项目很感兴趣,可否跟我们聊一聊它的创作过程。

 

这是和木晷文化合作的第一个“古典新生”的项目,后面还做了《东坡乐府-雅集》《攸哉-宋词三百首》和目前正在进行的《金圣叹选批天下才子必读书》,初衷是希望通过现代设计和精心的选本、编辑,为读者打造一系列有品质的符合现代阅读习惯与审美的古典文学读本。这个项目最大的特点就是文本都是公版资源,那出版的意义在哪里是我思考的第一个问题。项目伊始,我先调查了市场上同类书的状况,也买了清末和民国的版本来看原本风貌。之后是阅读文本来寻找灵感。金圣叹以他独有的“前后解”“起承转合”的方法来分解律诗。因此,我提炼出“分解”这个设计概念,以书籍内容和结构的分解来对应诗的分解,将内容拆分为几册,精装外壳也是分解的。这有点像古代的函套,但概念是从文本延伸出来的,形式也是现代的。这套书通过新世相首发,2个小时售罄5000套,创造了他们的销售记录,至今还没有打破。后来又加印数次。这个项目让我切实体会到了设计的力量。

 

 

金圣叹选批唐诗六百首

 

 

Q5: 你的书在注重设计品质的同时,在纸张选择、制作工艺方面也很讲究。可否就着实例,跟我们有些分享?

 

工艺和材料是实体类项目区别数字类项目最本质的部分。它甚至是表达整体概念的关键所在。拿为画家何多苓设计的《天生是个审美的人》这个项目来说,概念是把作者“自述”和他人“评论”编辑成记录片式的双线平行结构,左页自述,右页评论。为了让读者能够清晰地区分两种文本,除了版式上的不同,纸张肌理也是一个重要元素。纸张正反面肌理差异在别处可能是个弊端,在这个项目中却成为特色。自述部分用纸的糙面,具有文学性,评论部分用滑面,犹如杂志的现场记录感。全书的平行结构按照时间分为五个部分,设定了五种不同材质、颜色的纸张来体现不同时段的艺术特点,因此需要五种正反不同肌理的纸张。当时找遍了市面上所有能找到的一面糙一面滑并且70克左右的轻薄纸张,甚至还想到了单面覆膜来作为替补方案。封面设计也是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怎样体现作者行文与绘画的气质呢?做了几版我都不满意。最终方案就是把作者签名放到了封面上(通常签名都是在扉页或者环衬部分),何多苓的个性气质跃然纸上。后来让作者亲手用金色丙烯签了100本作为限量版,每一本都独一无二。

 

 

天生是个审美的人

 

 

Q6: 我们看到你赢得了不少奖项,并参加了很多展览。哪一个奖项或展览对你有着特别的意义?

 

对我最具有意义的应该是2016年第一次获得“中国最美的书”。这是中国书籍设计的至高荣誉。而后英国D&AD、纽约 ADC两个奖项对我也是很大的鼓励,它说明我的工作方法和坚持没有偏离轨道。2019年“靳埭强设计奖”的全场大奖是一个最久违的奖项了。我从学生时代开始,每届都参与,但从来没有实现优秀奖的突破。历经13年拿到最高奖算是我奖项里的马拉松了,充分体现了耐力和坚持的重要性。

 

 

观念的格调

 

 

Q7: 近年来,中国书籍设计作品在世界范围内的竞赛中赢得不少重要奖项,包括“世界最美的书”。你怎么看待中国书籍设计的现状及未来?

 

每年的几个国际大奖,如D&AD、NY ADC、ONESHOW、NY TDC等,中国的获奖作品里,书籍能占到一半以上,说明我们书籍设计的最高水平已经和国际水平不相上下。一本好书的诞生是设计、编辑和生产协力的结果。但就我自己的观察和感受来说,整体上中国的书籍设计走在了编辑与生产的前面。多数的编辑按部就班,缺乏创新性,即使有创新也有可能面对严苛的出版规范和编校审查而半路夭折;一本体验友好的书需要具备的最为基础的物质要素,比如纸张丝向,无线胶装上胶的厚度,圆脊拔圆耐久度等都往往被忽视,即使注意到了在生产阶段也不一定能得到实现。

 

可喜的是,不论是从消费者层面还是出版行业,书籍设计越来越受到关注。消费者更愿意为好的设计买单,出版届人士认识到设计作为“生产力”的潜能。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和青年设计师加入到书籍设计行业。我看到他们的一些毕业设计和参赛作品,觉得后生可畏,相信中国书籍设计的未来会越来越好。

 

 

肖全金川

 

 

Q8: 网络、电子书等传播媒介及阅读载体的兴起,似乎削弱了书籍的传播功能。对于年轻一代的书籍设计师和纸质书籍来说,面临着什么挑战与机遇?

 

每一个时代都有相应的技术产生,由此会带来相应的媒体传播形式。我觉得这是一个契机,让我们思考“阅读”是什么?什么样的内容适合纸媒?纸媒的优势又在哪里?

 

 

Q9: 疫情对你的生活和工作有什么影响吗?

 

项目上,在生产环节有些耽搁;生活上,有了更多陪孩子的机会。

 

 

诗词时光

 

 

Q10: 在我们的印象中,你所在的北京是一座特别有文化氛围的城市。从设计师的视角,你怎么看北京和上海这两座城市?

 

我对上海的了解多是媒体上了解到的资讯和有所交流的设计同道,没有感觉到因为地域性带来的明显的设计风格差异。两地都是“设计之都”,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像深港澳那样有更多的设计联动,可能会很有意思。

 

 

Q11: 请推荐几位影响你的设计师和几本影响你的书。

 

一路走来,要感谢很多在各个阶段帮助过我的人。在学生时期,杭春晖老师是我的大学导师,是我的设计引路人。有一次为了一张海报,我每周带着打样去找他指导。他对每一根线条的弧度、每一个色块的比例都给出了详细的建议。然后我回去修改,再次打样,再次找他指导。如此往复大概四五次,历经一个月的时间,让我对设计有了新的认识。这幅海报获得了当年“第六届澳门设计双年展”的学生组银奖。

 

学生往往会注重怎样想出一个玄妙的概念,容易忽视设计最为基础的形式问题。避免叙事,让设计回归到基本的形式上来,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后来我读到杰克-德-弗拉姆编的《马蒂斯论艺术》这本书,也讲到了类似的问题。马蒂斯不断地强调“表现”这两个字,他说自己的绘画作品“全部安排都具有表现力:形象占据的位置,形象周围空白的空间,比例关系,每样东西都有它的价值。”这虽然是在讲绘画,但对设计也同样适用。从业后,吕敬人老师、刘晓翔老师对我在书籍设计方面的影响和帮助都很大。

 

 

认真过日子

 

 

Q12: 最后,你怎么看待设计?

 

设计像其他所有的职业一样,是一个需要坚持和耐力的行业,当然前提是能够热爱。

 

 

 

 

 


上一个 Prve 全部新闻 News 下一个 Next
搜索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