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9-12

改变阅读的设计

北京国际设计周
751国际设计节
-
时 间:19.09.12

 



 

9月12日,北京国际设计周-751国际设计节期间,“改变阅读的设计”论坛如期在751D·PARK艺文空间举办。论坛汇集当下中国年轻一代书籍设计师的杰出代表,通过他们的演讲与对谈,观众一窥新生代书籍设计之面貌。

 

[ 转自]  751设计品商店

 

↑ “改变阅读的设计”论坛现场

 

众多书籍设计师及设计爱好者齐聚在艺文空间。五位嘉宾分享了各自对于书籍设计的思考,吕敬人、刘晓翔老师与众位中国新生代书籍设计师共同探讨“改变阅读的设计”。

 

↑ “改变阅读的设计”论坛现场

 

同期,21组中国年轻一代书籍设计师的杰出代表的作品在时尚回廊二层展出,合力展现当下新锐书籍设计风貌。多数参展作品曾获“中国最美的书”,并在“世界最美的书”、NY ADC、ONESHOW Award、D&AD、TOKYO TDC、RED DOT AWARDS等国际奖项斩获大奖。

 

↑ “改变阅读的设计”展览现场

 

此次展览活动由覃宝钢、白凤鹍作为策展人,中国出版协会书籍设计艺术工作委员会主办, 751设计品商店承办,刘晓翔工作室(XXL Studio)协办。

 

“改变阅读的设计”论坛流程

主题一:阅读与阅读之外
演讲嘉宾:曲闵民

主题二:摩登古典——公版书的再造
演讲嘉宾:白凤鹍

主题三:现在是“幕间休息”时间
演讲嘉宾:吕旻

主题四:纸本炼成——书籍设计的试炼过程
演讲嘉宾:陈曦成

主题五:信息重构
演讲嘉宾:张志奇

嘉宾对谈
对谈嘉宾:曲闵民、白凤鹍、吕旻、陈曦成、张志奇

《改变阅读的设计》发布

 

论坛主持人:刘晓翔

 

国际平面设计联盟(AGI)成员、中国出版协会书籍设计艺术工作委员会 主任、XXL Studio(刘晓翔工作室)艺术总监、高等教育出版社 编审、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曾获得:2010、2012、2014三次获得德国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奖;2018年NY TDC 64 Best in Show(全场大奖)

著作:《由一个字到一本书 汉字排版》《11×16 XXL Studio》;主编《改变阅读的设计》

曾担任:第8、9届“全国书籍设计艺术展”评委;“中国最美的书”评委;台湾“金蝶奖”评委;白金创意奖评委;台湾“金点奖”评委。

 

嘉宾对谈主持人:吕敬人

 

书籍设计师、插图画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上海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国际平面设计师联盟[AGI]成员、中国版协书籍设计艺委会副主任、《书籍设计》丛书主编 、《敬人书籍设计研究班》主持。
作品曾多次获国内外书籍设计奖、曾在德国奥芬巴赫、韩国坡州、美国旧金山、北京今日美术馆、上海刘海粟美术馆举办[吕敬人书籍设计]个展、2014年担任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评委。

编译著出版《敬人书籍设计》、《敬人书籍设计2号》《吕敬人书籍设计教程》、《书籍设计基础》、《书艺问道-吕敬人书籍设计说》、《旋-杉浦康平的设计世界》、《敬人书语 》、《法古创新 敬人人敬-吕敬人书籍设计40年》等。

 

演讲主题:
阅读与阅读之外

 

曲闵民

 

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编辑/设计师
中国出版协会书籍设计艺术工作委员会委员

深圳设计师协会会员

南京设计师联盟会员

 

“小时候的周末和节假日,经常会看到一些长者和前辈们,他们拿着桌椅,端着茶,坐在房子外面乘凉、看书、看报纸,这个是我最初对于阅读的认识。”
现在的科技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年轻人的阅读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电子媒体成为阅读方式的主流载体。作为纸质书的设计师,需要重新去思考到底阅读、书籍是什么。论坛里曲闵民透过作品,展示编辑设计的理念,添加了许多书籍之外应该让读者们感兴趣或者知道的一些内容。
其实每个阅读体验都有它的设计方式,所以设计师们会根据不同的文本内容,结合阅读的对象,去决定怎么样进行思考和设计。

 

演讲主题:
摩登古典——公版书的再造

 

白凤鹍

平面设计师,书籍设计师
中国出版协会书籍设计艺术工作委员会委员

 

现在公版书存在许多问题,因为内容公开,出版门槛低,出现粗制滥造的现象,是一种资源浪费。白凤鹍每次做项目的时候像一个考古学者,一个书虫一样认真的钻研古籍资料,由过程导出设计结论,呈现给读者意料之外的东西。他希望用现代设计手法演绎经典,让公版古典文学重焕生机,让更多年轻人走近古典文学。
白凤鹍在论坛最后说到:“在日本好多设计师到了花甲耄耋之年还在坚持做设计,在眼前,可敬的吕老师陪伴着我们。我希望像他们一样,到这个年纪,头发都白的时候,还能继续做设计。”可以看出白凤鹍对书籍设计的热诚。

 

演讲主题:
现在是“幕间休息”时间

 

吕旻

 

书籍设计师,“幕间休息”项目发起人

两年前吕旻创办了幕间休息出版项目,希望设计师们能够在非常紧凑工作的状态下,找到一个空隙有所发挥。在2017年底,他做了幕间休息的第一本书,他选了一批自己在纽约短暂旅行的照片,当中拍摄了一些墙面的二次反射,他把这种眩晕感的设计加入到幕间休息第一本书的封面设计中。吕旻的书本都像是有”生命”的,擅长制造书本与读者间的互动,运用书本的结构、纸张、印刷等赋予读者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在论坛中可以看出自出版的艰难,也能发现其很多有趣的事情。自出版可以说是为出版界带来了一股清风。

 

演讲主题:
纸本炼成——书籍设计的试炼过程

 

陈曦成

 

书籍设计师、书籍艺术家
香港理工大学客席讲师

 

书籍的设计有三个步骤。第一是理解,作者跟出版社写出了文本交给设计师,书籍设计师和编辑收到后需要读透那个文本,因为文本是书籍的灵魂,然后再抽取里面最有精粹的东西去做设计。第二是分解,其实作家写出的文本可能并不是完美的,所以书籍设计师跟编辑就要把不好的东西抽取出来,留下来最好的东西。第三是炼成,最后是一个重组的过程,设计师用自己的技巧、图文的互动,颜色、纸材、印刷、装订等,把文本变成实体化的书本。
陈曦成在论坛中提到了非常多书籍设计的理念,更清楚的解释了作家、编辑和设计的关系。每一本书的制成,这三个角色缺一不可,作家是把概念文字化的人;编辑是文字完美化的人;设计是把成稿实体化的人。书籍透过装订及封面设计,编辑设计和编排设计,在各个角色的一番努力下,一本完整的成书才能展现在大众眼前。

 

演讲主题:
信息重构

 

张志奇

 

平面设计师,书籍设计师
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装潢艺术设计系

高等教育出版社首席美术编辑

中国出版协会书籍设计艺术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

张志奇工作室艺术总监

 

信息理解不单纯只是对外在信息的理解,还有它的内在信息,所以分析内容的时候要更深层次或者换一些角度去找内容的关联性,通过对内容的整理,发现内在的线索。无论是公版还是现版的书,最有意思的信息其实是设计师自身最感兴趣的信息,这种信息才会打动别人,变得有设计感和有性格,这才是属于每一个设计师的设计。
在张志奇展示的书籍作品中可以看出,文字和图文的关系不单纯只是排列,而是体现出阅读的氛围。这种阅读氛围不单纯是通过编排和设计,更多可能是来源于设计师自身的心境。“对于我们设计师来说,无论拿到何种内容,首先都需要先理解,然后去想,如何去做,如何通过设计来引导阅读,改变一个阅读的氛围。”

 

 

 

嘉宾对谈

 

 

– 提问1 –

 

设计师的角色是什么?

 

张志奇认为是乙方,设计师和编辑需要互相信任和尊重,白凤鹍表示认同但是不要那么被动,也可以参与进去。“设计师拥有无限的可能性。”曲闵民说。
吕旻表示书籍出版像一列火车按照一个非常紧密的时刻表在进行,设计师是中途上车的列车员,要确保这个车开到读者的终点站。陈曦成认为书籍设计师是给人做嫁衣的,起初作家是那个书的母亲,我们是把那个Baby去培育到更好的状态的那个人。

 

设计师在书籍出版这一趟列车中不仅是同行者,我们是可以让这趟列车走向更好方向的一个驾驭者。
我还认为书籍设计师也是一个厨师。第一,一个好的厨师一定非常了解素材的性能,营养成份以及炒制过程产生的化学反应。第二,设计师应该是一个导引。也许觉得今天设计师们是不是把自己高估了,我们是不是做的太多了。我觉得不是,我们是逐渐随着时代在进步,我们应该去思考设计师的角色,该做些什么,不该做些什么,该介入什么,要勇敢担当什么。
——吕敬人

 

– 提问2 –

 

装帧和书籍设计到底有什么区别?

 

白凤鹍说“我们看一下目前国际知名设计网站和设计赛事的分类中,关于书籍的或是Publication design,或是Editorial design,或是Book design,几乎见不到Book binding。装帧是一种具体的工艺,把一页页的纸张缝制在一起,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但是书籍设计更像一个大的策划。”张志奇理解是平面和立体两个角度,装帧设计是在装饰封面,但是书籍设计是对书籍内容的提炼,包括设计者对概念传达的整体呈现方式。
曲闵民认为装帧是书籍设计的一部分,并且表明书籍设计很重要的一点是书籍设计的逻辑,这个很重要。吕旻和陈曦成表示非常同意书籍设计包含装帧。陈曦成说装帧是外在的设计部分,书籍设计则含有编辑概念。
装帧这个词是有时代性的。装帧是书籍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国外它是一个专业,是非常了不起的装帧艺术。如果我们仅仅把完成封皮作为装帧的概念,我们书籍设计是没有办法进步的,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强调了书籍设计包括装帧,包括编排,最重要的包括了编辑设计。

 

今天我们已经逐渐逐渐分类,也慢慢明确了,现在有很多人做手工书,很多人做自出版,所以装帧在今天,被提到一个更高的层次,所以才有了很多的学生毕业以后到国外去专门学习装帧。中国国家图书馆有很多专门做古籍的装帧师和修补师,他们是了不起的装帧艺术家。但是他们的地位是极其低的。在十五世纪以后,书籍有了印刷,最初卖的书是没有封皮,没有装帧的。读者根据自己的经济条件和审美去寻找优秀的装帧师,所以装帧师这个职业到现在欧洲一直传承到现在。这个太不好干了,太专业了。我觉得装帧概念,是时代的误解,是理念欠缺下做出的一个不很完美的、不很全面的定义。
今天,我们作为书籍设计师来说,我觉得我们要好好把这三个(装帧、编辑、编排)都要学好,也要做好的装帧师,也要会手工,也要了解工艺,这样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健全的书籍设计师。当然前面更重要,因为你接到文本要加入编辑思想,要懂得字体在网格设计的编排与逻辑性的关系,最后对物质化书籍的性能又有很好的理解,三者不可欠缺,是一个整体。在信息化方面,对数据逻辑需要有很好地掌握,因为我们对信息的分析往往凭感觉走,而数字是最科学的一个剂量关系,叫矢量关系,在座的好多设计师都做信息分析,在过去我们不需要做,我们就是装饰师,就是化妆师。所以各位回答的还是不错的。
——吕敬人

 

– 提问3 –

 

你们在设计当中的困惑是什么?

 

白凤鹍的困惑是“为什么印制要插手设计?版权页上写的是设计师的名字,但是成书中好多材料和装订结构有可能都不是设计师决定的,所以设计师就像被绑架了一样,最后的出来不是设计师想要的东西。”张志奇表示对内容理解和整理之后,要提出来自己的一个观点或者是概念,其实这是一个最艰难的过程,而且包括最终的成书的状态,这可能是他最大的一个困惑。
曲闵民说做书籍设计都挺忙的,这一两年看的书少很多。吕旻认为可能委托方会过多要求做执行的工作,他提醒像他一样年轻的设计师,不要把这本书当做最后一本书做,寄希望于下一本还有机会实现你的想法,要有这个信心。
陈曦成觉得真正做到专门做书籍设计的设计师已经很幸福了,张志奇补充道设计师尤其是书籍设计师要想赚到钱太不容易了。

 

01
首先是甲方和乙方的矛盾,到处存在。作为出版人来说,希望你是以最低的成本能够做出最好的书来,这是普遍一个现象。一个好的编辑和出版人,他们希望设计师可以尽他所有的智慧,用他所有的方法来做最好的书。在这个时候第一句话就是说你尽管做,你大胆的做,我保证尊重你的意见,等到下一步的时候就开始做减法了,这个成本不够了,条件不行了,这是普遍现象。我觉得这个困惑是很正常的事情。
02
再有一个困惑是志奇说的交流。交流能力是解决困惑的关键。交流特别的重要,像小白说的,我要把我的作品做最完美的呈现,这就是一种交流。张志奇说我会说,也是一种交流。曲闵民说我的知识要特别丰富,要提出最好解答问题的理由,这是他自身层面的提升。陈曦成说的是这个职业的自豪感和这种满足感,尽管一时还不能够满足设计师的自我要求,但是能够从事书籍设计已经是一个很好的职业。
03
一本书永远没有完美的时候,一定会留下遗憾。我把这本书做好,下本书做的更好。这是我自己的方法,叫退两步进一步。因为我自己不认为我是主导这本书的人,真正主导的是作者和出版人,但在作者和出版人面前,我们不可能永远坚持自己,因为我们不是一个纯艺术家,我们是为这本书服务的,但是能不能有很好的交流的能力,能够去说服他,退两步还要进一步,加在一起进好几步。
04
最后的困惑是做书没有钱,这是张志奇说的心里话,做书确实稿费比较低,而且现在都讲究编辑设计,如果只做装帧,一天做好几本,如果做很好的编辑设计的时候,可能要两三年才能做一本。这个价格和价值的对比其实差的很大。这就凭着我们对书的热爱,凭对做书的一种热心和良心,才会坚持做下去。应该给在座的做书人和台上年轻的做书人点个赞,鼓掌。
——吕敬人

 

– 提问4 –

 

设计会不会改变阅读?关于“改变阅读的设计”讨论

 

白凤鹍讲到和电子书相比,当最后呈现的是可供翻阅的有很好节奏的书,这就是设计的功劳。张志奇认为载体不同,可以根据你的需求选择这个载体,设计不仅能改变阅读,还能改变销量。
曲闵民觉得每种阅读方式和阅读体验都有一种设计的方式,每一种设计的方式会传递出不同的阅读的体验。吕旻说:“书籍已经不是知识传播最快的一个载体,也不是最广泛使用的一个载体,这是一个事实,出版方也要重视这个事实,所以必须要改变,才能吸引回原来我们的读者。”
陈曦成:除了很实在的功能性的元素以外,提升阅读的状态给读者开心的感觉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我们的书籍仅仅只是承载信息的话,那它的生命就会结束了,因为在网上浏览信息很便捷,这种载体完全可以替代书。为什么书籍有它的生命,显然它和电子载体不同,显然它不仅仅承载信息的传递,知识的吸纳,而是可以使人得到一种诗意的享受,精神的满足感。同时人有自己的感受,人的感官,触感也好,书给我们很多方面的享受。书就是我们的舞台,这个舞台在所有的阅读载体当中独领风骚,它可以跟电子载体并行。

 

中国是纸张的发明国,也是木板雕刻、活字印刷的发明国,我们创造了世界上非常丰富的阅读载体,中国的书籍形态也是世界上最丰富的。所以我们能够把中国的自身的传统文化很好的保留下来,同时吸纳了先进的西方的设计语言和设计语法,把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创造出我们中国的有当代语境的但是又有当代文化本土根基的,又能够传递东方文化意蕴的书籍,能够在世界上成为我们独立的一个风景,这也是我们的期待。
——吕敬人

 

 

《改变阅读的设计》发布

 

《改变阅读的设计》新书发布及现场签售在艺文空间举行。《改变阅读的设计》由知名书籍设计师、国际平面设计联盟(AGI)会员、中国出版协会书籍设计艺术工作委员会主任刘晓翔老师主编。
本书荟集中国当代书籍设计中坚和新锐力量的书籍装帧案例的展示及创作谈,尤其突出的是1980年代及之后出生的新锐设计师,讲述了他们对书籍设计的理解、书籍如何影响自己的生活、如何看待设计与阅读的关系。
书中呈现大量优秀的书籍设计作品,复盘一本本美书的成型过程,同时也充分呈现了个性之美。

 

↑ 吕敬人老师及刘晓翔老师为听众签名

“改变阅读的设计——中国当代新锐书籍设计师作品展”中国杰出的年轻书籍设计师的盛典持续发声中。

 

 

 

 


全部新闻 News 下一个 Next
搜索 Search